隣人部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汉化 新番 老物
发新帖

收听

听众

主题
发表于 2013-12-22 14:56:19 | 查看: 3520| 回复: 0
本帖最后由 xxjcom 于 2013-12-22 14:57 编辑

                勇者篇
在塔斯拉国的边境上有个村子,除了每年例行的军士过来收取税金之外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村名也叫塔斯拉,传说中前代勇者走出的村落。与国同名的村名是荣耀也是包裹。至少……这次的勇者不是从这个村子里走出去的。断断续续的已经下了三年的雪了,奇怪的是全国除了寒冷却没有太厚的积雪,贤者说这是命运,占卜师说这是诅咒。勇者带着无尽的荣耀与祝福从王都出发,根据占卜师的指点去往比塔斯拉村更遥远的深山里去寻找导致三年大雪颗粒无收的“魔王”,打倒它,让王国恢复繁荣。
国王承诺等勇者归来将自己才16岁的最美丽的小女儿许配给已经35岁的他;
占卜师告诉勇者去以往的勇者村塔斯村接收祝福后再去以确保安全;
牧师为勇者做了祷告祈来圣水让勇者喝下以加施神之祝福;
铁匠为勇者量身打造了盔甲与战靴;
最后国王从宝库里请出来前代勇者的神剑送于勇者以作兵器;
勇者出发了,带着无尽的荣耀与祝福从王都出发了。出发之前见到了贤者,贤者只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留下一句“请维护正义”就走了。勇者乘着四匹马的战车出发了。谢绝了沿途各地官员宴请,只在必要的时候收取了一些干粮与马料。
勇者快到达了塔斯拉的时候想起占卜师的话,于是清洗干净并穿戴整齐的出现在了村落里,告知村长他是来接受祝福的。
村长把他接引到前代勇者住的茅屋,现在茅屋里已经没人居住了,只有一名前年死了丈夫的去年跟着去了的寡妇捡回来的小孩窝在这少了半面墙茅屋里。但茅屋太乱太小,无法举行祝福仪式。村长下令“赶走野种,把里面打扫干净”之后还是不够场地,最后只能在屋外草草的举行了仪式。
勇者继续上路了。
最后能者在占卜师指定的范围内发现了魔王的踪迹,找到了魔王的城堡。等到凌晨4点左右的时候偷偷的翻进城堡,顺利的接近了魔王的王榻。勇者知道,只要自己对魔王散发哪怕一丝一毫的杀气都将惊醒魔王,而勇者之剑却需要鲜血才能激活。
勇者咬着牙将剑刺向魔王身边的男人,男人在睁开眼用温柔的看了勇者一眼死去了。男人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死去了。勇者之剑激活时血红的光芒惊醒了魔王,于是魔王与勇者战斗着。魔王的城堡被摧毁了,方圆一公里的森林被夷为平地。勇者挑了个坚硬的石头,站在石头上汲取大地之力使出了最后一招,庞大的魔力波动从勇者的身上散发出来。魔王见状,知道不可避过借由勇者之剑的定位能力发出的最强魔法。惨然一笑:“你还是这知固执,为达到目的连自己的亲哥哥都能下手杀死,但是,我绝对不会让我妹妹落到你手里的”。说话中魔王开启自己的灵魂,以燃烧灵魂为代价念出最后的咒语:“我以我灵魂为祭,以我肉体为媒,祈求远古的勇士,除去眼前邪恶的生灵”。同一时间勇者最大招在勇者“我即正义”的大吼中从勇者之剑的尖端释放,贯穿了魔王。魔王临死前看着全身失去力量的而倒在地上的勇者,牵动一下嘴唇,仿佛笑了一下自语:“果然没有勇者再大的代价也无法战胜宿命么?还是其实我内心里不希望他死掉?大姐你是对的……”
魔王死了,勇者全身失力的倒在地上。他知道魔王已经死了,因为他心里那不知名的悸动消失了。 “奇怪啊,大地之剑所使用的魔力不都是从大地下吸取的么?为什么我现在魔力全无了?而且恢复速度不到以往魔力用尽时的恢复速度的万分之一?另外肌肉也无法控制,真是奇怪。嘛~反正她死了,等躺一回儿恢复了之后我就回去,美女与财富,我都将拥有”
雪一直在下。一个小时后,勇者的体力还没有恢复,身上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雪,但是已经可以活动手指了。森林被毁灭所形成的战场边缘出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他靠近了勇者。勇者只是看了一眼,并没在意,还在试着活动手腕,但依然没有成功。瘦小的身影抱起掉落在一旁的勇者之剑,仿佛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挪到勇者边上。勇者再次看了小孩子一眼,似乎感慨这么瘦弱小孩据然可以拖动那么沉的勇者之剑。然后继续试着活动手腕,欣喜是手腕似乎微微的可以动了。
这时小孩已经拖着勇者之剑跨过了勇者,让剑搭在了勇者的脖子上,勇者刚想喝骂却发现小孩蹲了下来,仿佛拉锯子一样推拉着剑,勇者惊慌,可无法阻止小孩的动作。
勇者在痛苦中死去了。小孩锯下了勇者的头颅,杀死了勇者。之后又把勇者之剑埋到了大橡树下。轻轻的说了句:“娘,您交待的事孩儿完成了。您瞑目吧。”
雪停了,小孩没有回塔斯拉村,去外面的世界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去了。茅屋没有了,已经被塔斯村的村民拆除并当成神坛使用。并以此作宣传重新繁荣起了村庄。

                 魔王篇
她生长在皇宫里,是国王的二女儿。不是最漂亮的一个,最漂亮是她的妹妹——国王的三女儿。也不是最聪明的一个,最聪明的是她姐姐——国王的大女儿。她甚至有些嫉妒,又有些自卑,感觉自己即比不上姐姐的聪慧也比不上妹妹美丽,但却也没办法恨起来。因为在自己还小的时候姐姐总是无时无刻的迁就她的任性、照顾她的情绪;甚至在宫廷教师下课时花时间给她做个人辅导,因为姐姐总是无比的聪明,各种对她来说的超难的题姐姐总能让她完全的理解,姐姐讲的比宫廷导师要好太多了,“其实姐姐完全不用照顾我的,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姐姐总是那么的宠我”。她这样想着。妹妹如果小精灵般的,每天都欢声笑语,就算被自己不公正对待了也完全不生气,总有着无穷的精力,在自己不开心的时候,妹妹几乎总是变的办法想让自己开心起来“姐姐是最好的,大姐是,二姐也是”妹妹总是这样的说。还记得那年自己打碎了父王珍爱的花瓶,姐姐没有揭发自己反而在晚上偷偷的教自己恢复魔法,可惜姐姐理论一流只是天生没有魔力没办法帮到自己而自己也太笨怎么也学不会。妹妹则偷偷的把花瓶碎片弄走到父王大里撒娇大哭说他自己打碎了花瓶,父王大怒之余却也拿这个总是很讨人喜欢的小女儿没办法,最后只能摸摸小女儿的头说“没事没事,不就一个花瓶嘛”。其实她看到了父王心痛抽搐的嘴角。
所以她决定,要一辈子守护着自己的姐妹。用大脑不够聪明就用力量来弥补。她和父王请求让她学习战斗以及魔法,成为了一名魔剑士。为止她失去了优雅的身材反而隐隐能看到肌肉这种对女人来说深恶痛绝的东西。可是她从不后悔。
父王找到了前代勇者的后代。根据这个国家的历史,每过1000年魔王的都会从自己的国家里出现,危害着整个国家。而魔王从来只有勇者才能打倒,贤者说这是命运。父王很听贤者的话,可这一次父王没有听贤者的意见了。因为贤者反对把勇者的后代带入宫廷,认为勇者从来没有在宫廷里出现的历史,因为宫廷不可能有环境诞生出勇者。而父王则认为勇者是上天注定的,宫廷里优越的环境能让勇者变的更加的强大。
勇者的后代来到了宫廷里,他们是两个人。但听说其实他们原来还有一个最小的弟弟的,可是在大山里走散了。
勇者的后代中的哥哥是天生的魔法师,几乎没有他不会的魔法,可是却一直体质虚弱,能活到今日也是多亏了他的魔法,但也不用想成为大魔法师了。大姐似乎与体弱的大哥心有犀利,很快就在一起并向父王提出成亲的要求。父王答应在本纪的魔王被消灭之后就让他们成亲。勇者弟弟非常的会讨人喜欢,而且也非常的有野心。魔法天赋只不过比哥哥差那么一点,但体质却完全没问题。他在宫廷导师的指导下也成为了魔武双修的魔剑士。
不知道为什么她每看到勇者家的二儿子心里总有一种悸动的感觉,仿佛是心电感应一样,她对他产生了兴趣,时时关注着,并对他芳心暗许,可他只对天真活泼的妹妹感兴趣并向父王提了亲,父王给出了同样的答复。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他一脸狰狞的往他哥哥的喝水里放一种粉末状的东西,以前他放的时候她也看到过,说是维持他哥哥身体状况的药物。可这次她有种不好的感觉,因为她看到了他放药末时的表情是那么的阴暗。她偷偷地把喝水换走,请宫廷里最博学的贤者帮忙研究到底有些什么。之后她发现了一个事实,药末的确是维持哥哥身体状况用的,但不是维持不变坏,而是维持不变好,贤者建议她把这事告诉父王。她没有,只不过当时她就去找他理论,结果他爽快的认错了。她发现原来他还是有良心的人。“也许是一时鬼迷心窍了”她这样想着。可是第二天她早餐后高兴的要把自己的发现告诉贤者大人时却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吐血不止,好在贤者就在边上。贤者救了她。贤者告诉她是中毒,中了与勇者大哥一样的毒,只不过因为她不是纯魔法体质而发生大吐血的情况。她告诉父王真实,可父王已经完全相信他了,认为她是爱及生恨而无理取闹。她告诉了姐姐,姐姐相信了她并带着她与大哥一起逃出皇宫。因为他在皇宫里的人望以及掌控力已经一时无两,已经成了大家默认的附马。

                   真·勇者篇
自小在森林的深处由爷爷带着长大的勇者后代有三个人,他们的爸爸是个出色的猎手,爷爷是个的睿智的老人……不对,其实他们的爸爸在最小的孩子三岁的时候在密林里把出来找半夜未归的父亲的母亲当熊乱箭射死了,在他们中最小的到7岁的时候出去打猎再也没回来了。而他们的爷爷只是个老人,真正的老人,每天重复着家族勇者一代的辉煌。但其实那些辉煌也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这么一代代的传下来的。以及每天都背诵着那些没人能听得懂的预言。家里有一本家传的书,上面记录了一些剑技和魔法的练习方法,家族的第一代人都会照着上面去练习,但基本上……从没有超过一拳打断碗口粗的树或一个魔法砸死一只兔子的程度。也许勇者并没有什么遗传。
这一代的三兄弟似乎有点不一样,大哥很聪明,几乎所有的魔法原理都懂,但也只是懂而已,奇怪的体质放个小火球就没魔力了,剑什么的挥不到五十下也没力气了,但爷爷说只要锻炼,会好的,二哥则是想反,平庸的资质学什么都费劲但爷爷说没有潜力上限;最小的小弟弟学什么都快,但是却不知道是大脑不好还是怎么的,整天只会笑,没一点脾气的样子,爷爷说这样子成不了勇者,因为他不可能杀生。
年迈的爷爷慢慢的成为了逝者,走的很安稳。因为三兄弟可以自己生活了,老人毫无牵挂的去了。
家里的祖传的“勇者之剑”一直都是二哥在使用着,从不给大哥和小弟练习使用,因为有一次二哥不喜欢弟弟用剑时从剑上发出的蓝光,说是很刺眼;,但是作为补偿要出门打猎时会给小弟背着,而小弟也总是乐呵呵的傻笑着。小弟总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认为二哥是怕自己伤着才从来不让自己使用家里唯的锋利的真剑。
三人无忧无虑的过着日子,直到有一国王的卫兵找来请他们三兄弟去皇宫生活,二哥让卫兵先回去了。小弟非常的开心,因为皇宫的奢华的生活爷爷每天都会背诵着可他却一次也没看到过。
到了出发的日子三人向逝去的爷爷告了别。踏上了去往皇都的路,最小的小弟兴奋的走在前头,转来转去。夜晚他们在悬崖边上扎了个临时的小棚,准备过夜了。大家都睡了,小弟想着未来的幸福根本睡不着,抱着家传的也是整个家族代代相传最为自豪的象征的勇者之剑倦缩在边上。迷迷糊糊被二哥叫醒,说是出去打些猎做点早餐,并让他不要惊动大哥,大哥身体不好,让他好好休息。之后就出去打猎了。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二哥竟然把他推下了悬崖。
等他再次醒来时好像变了个人,幸亏大橡树的枝叶茂盛缓冲了下坠的速度和自己强横的肉体才没有摔死,可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二哥会把他推下悬崖。他一直坐在大橡树下,他发誓想不明白不离开。想了好久,他真的想了好久。把从小开始记事时直到今天的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想了一遍。他依稀的想写家传之书上写着,只有让勇者之剑发出蓝光的才有资格成为勇者。而二哥的却是红色。原来……二哥是认为自己只要活着他就没有成为勇者的可能的原因吗?
他想到了死,也几乎死去了,但总有果子出现在他的四周让他总忍耐不住捡起来吃掉结果没有死掉;他想到了去找大哥,可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奇怪的产生了变化,修炼的力气已经完全消失,脸形都变的自己也完全不认识了。他知道一定是二哥推自己下来之前让自己吃的果子的原因,以前从来没注意,现在想想似乎那样的果子的周围从来不会有力气比较大的动物,以前打猎时二哥说的最容易猎到大动物的地点也是在果子树的附近的样子。“看来……二哥真的不想让我活下去呢”。
迷迷糊糊的连自己的存在都不知道的状态下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熟悉的感觉让他惊醒了过来,那似乎是久违的大哥的感觉,那感觉来自……一双老妇人的手?刚想开口问大哥在哪里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成了废物而且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最重要的是二哥大概不可能会放过大哥的吧?所以体弱的大哥不可能活得下来,繁杂的心理斗争最终他决定把这位有着大哥一样的熟悉的气息的大娘当母亲来侍奉。
他和“母亲”生活的环境太糟糕了,母亲好像身体也十分的差,他第一次出去想给母亲找点吃的结果自己的勇者之剑被一个自称村长的人带好几个壮年男人强了去,说是抵茅屋卖给他们娘俩的钱。身体无比虚弱的他每天只能想办法从地里刨出些植物的根径或采些果子带回去作为母亲的食物,而自己则是什么都吃,只要草没毒他都吃,但往往会有些人出来揍他说他偷了自己家地里的东西。生长在地下的东西怎么就有主人了呢?这是一直生活在森林里的他所不明白的。后来他记住了那些因为刨过或摘过果子的地方,知道那些地方的东西不能动,他只能到附近的河里想抓些鱼,他第一次发现原来鱼可以这么的美味。但也因为他吃生鱼的样子被村里的大人们看见了,从此都叫他野人、野种、猴子。这些他全部不在意,只要有吃的,能活下去,这些根本不能让他生气。
“母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了,他求村里的人给点火种让他可以把自己抓来的鱼煮熟了让母亲吃,可是被凑了,鱼也被抢走了。回去他大哭了一场,为母亲而哭。因为他已经恢复了一点力气了,打架的话不一定会输。可是母亲知道后却一再告诫让他不要对村民村出手,即使再不公正的待遇都不要对村民出手。终于“母亲”不再能说什么话了,最后只是虚弱的告诉他在某天什么时候,山里会有战斗,战斗结束后让他去活着的人杀死。留下这样的遗言后就再也没再醒过来。他一直跪在母亲的身边,直到第三天,见过一次的大姐姐出现了。他有点恨大姐姐,因为记忆中这们奇怪的大姐姐据然叫“母亲”大姐,明明那么的不合理的年龄差。退一步说如果真的关心“母亲”的话为什么不能早点出现点?只要早来两天,也许母亲就不会死了。他这样想着。
静静的看着大姐姐把母亲安葬,静静的看着大姐姐离开。他始终未发一言,就这么看着,直到她离开。他记得母亲的遗言,他要留在这里,完成母亲的遗言后再离开这里。
一直下着雪世界,地里已经好久没有东西可以刨出来充饥了,河里也结了一层冰,他再也没办法抓到鱼了,现在他只能用一些他知道的没毒的树的或腾的柔软的部分放在水里泡更软吃掉。力气还没恢复到可以打猎的程度,他在等待。要么自己被饿死,要么完成母亲的遗言后找新的栖息地。他想到了偷,可是想起“母亲”不常时间里的教导绝对不能偷盗。可是……真的好饿。
那一天来了辆四匹马拉的车,“这些动物好多肉啊!”看到马的第一反应却是可以吃。看到马车里走出来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二哥,二哥背着被村长他们抢去的家传勇者之剑,他心里无比的愤怒,没看到大哥的现在可以肯定大哥一定也被二哥害了,他不配成为勇者。想要吼骂可是现实是自己完全没有力量而且看上去二哥生活的很好并且他也已经知道了光用嘴是不可能说动二哥的……所幸二哥也完全认不出自己了。村里的人来赶他了,他当然不会让出来,这是他用剑换来的庇护之所。也许是怕被勇者发现什么吧,这次村里的人特别和善的给他一小袋粮食作为换去他庇护所的物资,竟然是交换?以前可从来没有过的。仿佛一瞬间村里的人都变成了善人。不过他还是快速的离开了,在村里的人没变脸之前抢过小半袋粮食,“有了这些,能让我活好久,甚至有可能撑的完成娘的遗命的那一天”他这么想着。
没过多久,他等到了遗命中的战斗了,相隔很远的地方他爬上一颗大树看着满天的光影。从技能光晕以及节奏来看,其中有一个应该是他“可爱”的二哥了。另一个人的身影……好像是大姐姐?可是真的看不清。战斗最后他看到(大姐姐?)被一道红光贯穿的同时他全身好不容易恢复到可以打猎的力量猛然消失,腿一软从树上掉了下来。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没有声音的战场表示战斗已经结束了,“到完成母亲遗命的时候了”。可是其中有一个是自己的二哥,另一个可能是大姐姐,任何一个他都不想下手,即使二哥谋害了自己与大哥有仇恨。可是他自己却没办法对二哥下手啊,大姐姐就更加如此了。在完成遗命和自己的优柔之间来回挣扎着的他用了几乎一个小时才走到战场。大姐姐已经不在了。倒在地上的二哥似乎在尝试着活动手指。“我必须完成母亲的遗命”看到勇者之剑艳丽的红光时他想起了家传书上的描述,似乎只有见过人血的勇者之剑才会主动的发出这么艳丽的光彩,而且这种艳丽的红光与以前二哥手持时发出的幽红不同,它代表着魔化,也就是说二哥已经成了真正的恶魔了。心理压力一瞬间减轻了很多的他准备完成“母亲”的遗命了,可是……刚刚被奇怪抽取掉全身力气的他都没办法提起他背过很久的勇者之剑了,只能拖着前进。在他手接触到剑柄的瞬间,艳丽的红光消退了,剑面上有残留的血气,这让他更加的坚定了杀死自己曾经的二哥的决定。没有力气,没关系,他很小的时候就用剑切过野猪肉,那时他也没力气提起剑,可是他有把野猪肉分开,当时大哥还夸他聪明来着!
就这样吧,结束这一切吧。他锯下了二哥的头颅,直到死,二哥都没认出他来,不得不说悲凉。“也许在二哥的心里我早就已经死了吧!嗯,死了也好。把剑埋掉吧,让剑代替我死在这里吧,这样我就可以开始全新的生活了,再也没有负担”。
他埋下了剑,在当初他跌下来的地方。之后告慰了母亲,离开了这里。

              真·魔王篇
他们的家族已经没落了很久了。真的,已经很久了,快有一千年了吧。家族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位出彩的人物。他的家族正是有着悠久历史与辉煌的勇者家族,已经出过好几个勇者了,每次出现一位勇者都能给家族无尽的荣耀,家族成员在几代之内都激增到几百乃至几千人,在王国内的地位一时无两。可是总是因为经营不善又逐渐落没。到了他们这一代,整个勇者家族只有自己已经老迈的爷爷和自己兄弟三人了。所幸的是家里的古老的藏书一直都在,虽然只有很有限的几本,但记录的东西却是无法想像的。
他每天都在努力的学习。他没有大哥聪慧的大脑几乎只看一遍就能完全掌握那些魔法公式,也没有小弟那惊人的天赋,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完成各种难度极高的动作。有时候他无奈的想如果不在大哥的魔法废体或者如果小弟不是那么的傻里傻气,任何一个都可以带领家族走向辉煌,那么自己该有多么的轻松啊。可是现实总是让人无奈。
“再不努力,勇者家族就会从历史上完全的消失了”他这么想着。每天都在努力的学习,努力的研究着祖先留下的几本书。比任何人都要仔细都要认真,甚至连一些模糊的事件记录都无比认真的去了解去思考。
家里有一把祖传的“勇者之剑”。其实这把剑没什么神奇的,书中记录了这把剑真正的不同之处在于里面有一个定向阵列,本家族血统的人可以通过使用鲜血来激活这个阵列再由本家族的人掌控透过这个阵列所发出的魔法,几乎达到了必中的效果。这是这把剑最大的秘密,也是数代先祖能打倒“魔王”的真正的秘密。之后书里隐晦的提到了魔王的由来,这是一个禁止对外说明而又羞于启齿的事。其实每一代的魔王和勇者一样,都是家族里的奇才,要么是因为掌握了强大的力量坠入邪道为世人所不容,要么是为了家族的振兴主动牺牲自己。可是……勇者和魔王其实都是一家人。“我们家族才不是什么勇者家族,只不过是一个容易出奇才的血统家族而已”他这么想着。虽然他这么想着,可是看到现在整个家族只有四个人,也不得不想办法改变现状了——他想要让家族辉煌。
第一次能激发剑气时他无比的高兴,因为努力有了回报了。他是整个家族(四个人)里第一个能激发剑气的人。
“终于在小弟能提动剑之前成功的激发出剑气了,努力还是有回报的。这样子即使小弟不能变的聪明,我一个人也可以”他看着暗红的剑身这么想道。
时光的流逝,终于让他害怕的事出现了。那是在他弟弟无意识中激发了剑气时出现的,弟弟的剑气……竟然是蓝色的。而自己的的确是红色的,在一次测试中大哥的废材体质也勉强的激发了剑气,也是蓝色的;可自己的却是红色的。书里记录了一条血淋淋的条例,即是家族凡出现蓝色剑气者必须杀死其中一名,这样其他的蓝色剑气都自然的会传变为红色剑气者。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们无一例外的最终都会走到家族利益的对立面,成为阻碍家族兴盛的高山。甚至在某一代更有先祖假借斩杀魔王的名义杀死了一位蓝色剑气而又修炼有成的家族成员。他害怕了,他不想杀死哥哥和弟弟其中的任意一个。于是他想出了一个办法,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用在平时打猎时发现的一种会降低体质的果子给哥哥吃,让哥哥的废材体质更加的废材;只让弟弟用木棍练习剑技同时偶尔也会在弟弟的食物里参上一点果汁,使弟弟在自己出外打猎时有保护哥哥和爷爷的能力却永远也不会超越自己。这样做的话在未来自己为家族建立辉煌时哥哥和弟弟就没有能力阻止自己了。
于他就这么做了。
直到有一天,国王派人来找到他们,希望他们能住入皇宫。看着哥哥、弟弟高兴的样子他知道没办法阻止了。走到山边悬崖边的时候,他骗弟弟吃下一个成熟了的果子并将弟弟推下了悬崖,但他知道弟弟并不会死,因为打猎时知道下面有颗大树附近不远有个村子而且弟弟身体是那么的好,一定没事。他只希望体质变差弟弟从此在村庄里无忧无虑的生活。到了皇宫哥哥爱上了大公主,他衷心的祝福他们;二公主与自己有心灵感应让自己不知不觉爱上了她。“大概大哥和大公主就是这么相爱的吧”他这么想着。小公主如同一只小妖精一般那么的讨人喜欢他真心的把她当成妹妹,而且想起被自己的推下悬崖的弟弟。如果弟弟见到小公主的话一定也会与小公主相爱的,心里有了这种愧疚感更加的照顾小公主了,对于自己对小公主特别关照而让二公主产生了不满甚至误解他丝毫没有解释,因为他觉得这是自己的过错,这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
终于自己来皇宫时带的降低体质的果子用到最后一颗了,那天在给哥哥的茶水里下药时想到未来自己可能不得不亲手杀死自己的哥哥无比的痛心,对上天的不公无比的愤恨。但是自己却没有选择。大哥和大公主私奔了还带走了二公主,原因自己不知道。“难道是对国王的空虚的允诺不满”他笑着想。“二公主的离开一定是因为生自己对小公主特别的态度的气吧,呵呵。”
天上下起了红雪,可是大哥公主二公主一直没有回来过,连个口信都没有,哎……
红雪下了三年了,大哥他们仿佛消失了一样。占卜师说红雪是因为有新的魔王诞生需要自己去斩杀魔王,自己重建家族的时机终于来临了,可是……根据记录里来判断,这将是非常悲惨的结局,“因为只有可能是自己的小弟吧……可这也是自己的宿命”。
他以无比正式的姿态出发,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多么的痛苦。到达了自己弟弟可能生存的村庄他以无比优良的状态进入村子。虽然占卜师说魔王不在这里可他知道弟弟应该会在这里。结果却是没见到弟弟,“成为魔王的弟弟应该是很强大的很醒目的”。无奈只好往占卜师指向的地方出发,发现了魔王的城堡(?)这是什么?小弟怎么可能做这种奇怪的事?但是故且进入看看吧!
他用剑刺死了大哥,因为他看到大哥与自己最喜爱的二公主睡在了一起,愤火中的他再加上认定大哥出乎意料变身成魔王(性格突变的“魔王”强占二公主并非不可理解)毫不犹豫的刺死了大哥。可当他看到二公主“为了大哥和自己战斗”时心碎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到。他最终杀死了二公主,用那招勇者对待魔王的传统方法,这个方法其实很早之间告诉过二公主,虽然渺茫但还是希望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二公主想出了破解之法吧!“真的不忍伤害她……”。但是他杀死了二公主,自己也倒下了。
大哥已经死了,自己亲手杀死了大哥。可是雪一直在下,红色的雪。“那只是天灾”他这么想着。
倒下的自己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却出现一个瘦小的少年,少年竟然把剑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他是如此的愤怒。可在他张口喝骂的瞬间他注意到剑上的红光的消失,普通人是不可能让已经被激发的勇者之剑重新沉寂的,只有同为一个家族的成员的接触才有可能,他惊诧的再次的确认少年的脸,虽然变了很多很多,担的确有小弟的形子。
“看来小弟也变了呢,学会报仇了。嘛~算了,反正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勇者与魔王。大哥已经被我杀死了,所以小弟的剑气不久后也会变成红的,小弟不会再成为家族复兴的阻碍者了,无论是由我还是由小弟来复兴家族都是一样的,何况小弟更有天赋。就让二哥我……当这个罪恶的‘魔王’吧,反正二公主和大哥都死了,我亲手杀死的,这份罪孽还是应该偿还啊……”。他没有再挣扎,甚至没有说出哪怕一句话,默默的被自己的亲弟弟锯下了头颅。失去意识前的一瞬间,他有了一种解脱感……“以后都交给你了,我最珍视的弟弟。用我的头颅,去皇宫,与小公主成亲。复兴勇者家族吧,你一定能做到的……拜托了”。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隣人部

GMT+8, 2022-12-3 01:16 , Processed in 0.28804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