隣人部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汉化 新番 老物
发新帖

收听

听众

主题
发表于 2006-6-12 13:23:24 | 查看: 2222| 回复: 0
MBR是好玩,但是作为真正的玩家。我们有必要去了解下故事背景。



故事大纲
纯白的吸血鬼微笑着说:

「好好的负起将我杀死的责任吧」

原文摘自月姬



八年前.一场意外在志贵的胸前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疤痕
但意外的后遗症不只是那疤痕,他眼中的世界也变的充满杂七杂八的线条
桌子上椅子上床上,甚至是人的身上都有线条
医生也只是说因为意外的关系影响到脑部而不多做解释
很快的志贵就发现,当他拿小刀朝着那线一划物体可以很顺利的被一分为二
为此志贵感觉到非常的害怕.这个世界看起来是这样的脆弱
好象他随便一碰整个世界就会崩溃似的


不久他在离医院不远的草原上遇到了一位自称是魔法师的苍崎青子
志贵枯燥的住院生活很快的就让两人成为无所不谈的朋友
当青子得知志贵眼睛能看到这样的线条时告诉志贵:
「你眼睛所看到的线是事物最脆弱的部份.你可藉由这线来毁掉任何事物
所以这绝对不是可以轻率对待的能力.了解吗?」
数天后青子与志贵道别时送了他一幅眼镜.只要戴上眼镜.志贵便看不到线条了
也藉由这幅眼镜,志贵平稳的渡过了八年在亲戚家疗养的人生...


八年后,回到自己家的志贵面对的是与八年前完全不同的妹妹
与两位跟自己年龄相去不远的佣人
父亲留给自己唯一的一件遗物,是把刀柄上刻有"七夜"两字的刀子
连日来新生活的冲击虽让志贵的精神方面有些疲惫,但也是还过的去的日子


一天下午志贵因为身体不适从学校早退.在回家的路上
与一位金发女子擦肩而过
此时志贵的心中突然产生一股异样的冲动.身体不由自主的尾随着那金发女子
不管心中如何叫喊,脑中好象有另一个自己在控制着身体似
的尾随着这名金发女子一步,一步,到了她所住的公寓
之后的事志贵并没有太多记忆.他只记得他拿出了父亲留下来的刀子
他敲着那名女子房间的门
地上零散的肉块与一片血海...

再次醒来时,志贵是躺在自己房间的床铺上
虽然他努力的说服自己那只是幻觉,不过那血的影像鲜明到忘也忘不了
第二天,抱着不安的心情上学去的志贵,看到了那位昨天应该
已被自己亲手分尸的金发女子
像似等待恋人似的坐在栏杆上

恐惧随之袭来.志贵马上转身逃跑,而那女子也一直保持着同样的距离在后头追着
追逐的最后,金发女子在小巷子内拦下了志贵
并跟志贵说昨天发生的事都是真的.而自己能好好站在这的原因 是因为
自己是吸血鬼的关系


志贵马上联想到最近发生的诡异杀人事件.每位被害者全身的血液都被吸干
心想自己很可能正面对着一连串杀人事件的犯人
不过女子马上就否认并说明自己是来捉拿另一个吸血鬼的
因为志贵昨天的行为让她元气大伤.现在的力量不足以对抗那吸血鬼
因此要求志贵帮她一起捉拿对方

最初志贵当然是不愿意.区区一个平凡人怎么也无法与吸血鬼敌对
不过因为志贵杀了金发女子先.即使对方没有死,下手杀人这个事实是无法抹消的
心中的愧疚让他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而这个契约不光是让志贵与吸血鬼有了接点
同时也将一族的命运,自身的血,他人的悲哀全都串连在一起

角色介紹

远野 志貴(Tohno Shiki)

平凡中见不平凡的17岁青年。小时候曾经发生过致命的事故,而令他的身体状态非常的不稳定,随时有出现贫血的可能。

发生意外的同时令他的出现了一种常人没有的能力-能看见「事物的死」的直死之魔眼,而当志贵看到「事物的死」,瞳孔会变为青蓝色。得到这种能力时,志贵是相当惶恐不安,因为在他眼中出现、满布在任何事物上的线,是他人无法看到的,每个人也不相信他的话。有一次他在医院外的草地,碰上将他命运改变的人-苍崎青子。当青子得知志贵能看见「事物的死」,就把一副眼镜送了给他,并且告诉他「任何事物在你眼前都会变得相当脆弱,这种能力不可以随便使用。」戴上青子所送的这副眼镜,的而且确令他眼前的线完全消失,志贵也觉得自己和平常人没分别而安心下来。同时,志贵出院之后,志贵的父亲慎久实时以养病为由,把志贵送到亲戚有间的家寄住,就这样平平稳稳过渡了八年。
八年后,由新闻得知父亲远野慎久已经病逝的同时,接到妹妹-远野秋叶的通知,半邀请半命令地把志贵召回远野家居住。在志贵回到远野家后,除了再次认识到已经今非昔比的秋叶外,就是从琥珀手上接过了七夜短刀。虽然连志贵在内的各人也不明白七夜短刀为何物,琥珀更认为是水果刀。而实际上七夜短刀是七夜一族代代相传的宝刀,慎久在灭掉七夜一族后,把七夜短刀回收,一直放在慎久的房间中,是琥珀擅自取出交给志贵。七夜短刀在设定上是弹簧刀,在刀柄上刻有「七夜」二字。月姬中把七夜短刀画成很平凡的匕首,正确的样子可参照Melty Blood。

所谓的远野志贵可说是有三个身份:七夜志贵、远野志贵以及杀人贵。

七夜志贵才是志贵的真正身份。历代七夜一族都是拥有超能力、拥杀人技巧的非人族、暗杀者,同时也是退魔一族,他们的血里刻有「把非人族消灭」的指令,经常协助其它人实行退魔的事情。志贵小时是和真正的父亲-七夜黄理一起住在深山的小屋中,开始不断受黄理的身法、步法、杀人技术的训练,而七夜志贵和黄理同样,对于任何事物也没甚么感觉,当然杀人亦然,说穿了就是天生的杀人鬼。而远野慎久正是了解到如此的七夜一族终有一天会威胁到远野一族,而派出部队将之歼灭,事后把志贵收养了。

远野志贵就是由慎久以养子的身份收留了志贵开始的时间,当时七夜志贵已经被慎久封印于志贵脑海深处,故志贵并没有九岁前的记忆,甚么杀人技巧、种族被灭之类的事一概没记忆,只记得自己是在远野家生活。后来因为远野家长子-远野四季发生了反转冲动,到处杀人,连志贵也差点因而丧命,故把他杀死舍弃在地下牢,恰好志贵和四季的(日文)名字相同,顺理成章对外宣告身为养子的远野志贵意外身亡,实则是取替远野四季,推断是为了对外隐瞒远野家长男发狂的事实。(因此志贵回到「自己的房间」时是完全不记得这就是他的房间。)

最后的杀人贵是指,志贵在杀死了弓冢后,每夜也作自己出外杀人的梦,到最后真的变了杀人鬼,并且一直堕落下去。其实有一半是琥珀所为,琥珀交给翡翠拿给志贵服用的药,实际含麻药成份,当晚志贵其实是打算出外找出杀人鬼,以证明自己不是杀人鬼,接着杀死了他认为是杀人鬼的人,他以为这样事件就解决了,结果反而令他受麻药的影响下,每晚反复做着同样的事,无意间已经成为了真真正正的杀人鬼。
*注:在作者奈须的构想中,杀人贵其实是月姬2的主角,那时他已经没办法制御直死之魔眼的能力,所以用绷带裹着双眼。和复仇骑士一起猎杀死徒,不过实际上没这故事。

Arcueid Brunestud

生存了八百年以上的吸血鬼,真祖中的公主。

Arcueid来到志贵所住城市的目的,是消灭吸血鬼。志贵因贫血而早退的当天遇到了Arcueid,因七夜之血在骚动,身体就将要爆开似的必死地命令志贵杀死这位绝世美女,于是志贵一直跟踪,回到她的家,再按门铃将她唤出,用纯熟的杀人技巧分割成十七块。身为真祖的她虽然没死,但已身受重创,本来是要杀死志贵报仇,在四处都是敌人以及身体衰弱的情况下决定迫使志贵协助她,认为该负上责任的志贵虽然再三犹豫,最后也决定了帮忙。

属于真祖一族。据Arcueid的解释,吸血鬼分为真祖和死徒两种。
真祖是由自然的结晶所形成,和其它生物一样出于自然而且他们不需要像人类或其它生物般吸取养分来维持生命,而且回复能力也比一般生物高。真祖不像死徒般需要吸血,但却会有吸血冲动,他们会选择用其它形式来抑制吸血冲动,正是以睡眠的方式。死徒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吸血鬼,到了晚上才会活动,靠吸食人血来维持这个躯体。而死徒的形成则是由于真祖。最古早的一些真祖不以抵消的方式抑制吸血冲动,反而以发泄的方式,捕捉人类成为他们的奴隶,更准确的是成为他们的血袋。死徒就是这个时间诞生,吸过血后的真祖就如上了瘾般,吸血冲动比以往更难以抑制,只有不停吸血,真祖吸血后的人类就变成死徒,被死徒吸血后又变成死徒,死徒的数量因而跃升。

真祖们认为死徒的扩散充满着危险,甚至对真祖存在威胁,这就是Arcueid的诞生。
Arcueid是和死徒消灭兵器划上等号的,因为她的诞生就是为了消灭死徒,而且她的力量比其它真祖强大得多,除了杀还是杀。对真祖而言,她只是单纯的工具,她根本不需要知道任何其它事。很不巧,Arcueid结识了人类的魔术师-Roa,一切的恶梦也是源于此,那时是第一次吸血,也是最后一次吸血,而对象就是Roa,一旦吸了人的血便发生暴走,而Roa被吸血的同时夺取了她一部份力量而变成了强力的死徒。*真祖被一个不剩地杀掉,故现在世上剩下的真祖,就只有她一个。这事件令她对于吸血产生恐惧,不想回想这段恶梦,故声称自己从来没吸过血。自此之后Arcueid把Roa杀死后,就把自己锁在千年城沉睡,直至罗亚觉醒又去将他消灭,一直重复。

*注:众说纷纭,有人认为真祖是被Roa所杀,又有人说是被暴走的Arcueid所杀,作者奈须并没明示过这一点,个人比较支持「真祖是被Arcueid所杀」。

Arcueid拥有的能力分别是「魅惑之魔眼」和「空想具现化」,所谓魅惑之魔眼是控制别人的记忆、行动等的能力,条件不是看着对方,对方就会受到控制,反而需要对方看着她的两眼,某个晚上因志贵的身体出现问题而爽约,隔天她就潜进远野家,向翡翠灌输了「志贵已经上学了」的记忆,顺利地瞒天过海旷课去(但是学校纪录中志贵还是缺席)。而空想具现化顾名思义,是能把自己所想的事物物质化,能创造的事物由吸血鬼本身的力量所影响。在Melty Blood中志贵看到Arcueid身旁满地尸体,战斗过后却变成了一堆垃圾;在歌月十夜中,志贵打开小箱时发现里面是小时候自己吻Arcueid额头的照片,大概也是空想具现化的能力。此外她产生冲动时,瞳孔会由红色转为金色。

Ciel

志贵的学姊,就读三年级,不过没有人说她是18岁。对志贵的事都相当关心,
一旦志贵有甚么疑难也是寻求她的帮助。传说中的咖哩魔人,每天三餐吃咖哩。
在歌月十夜中的咖哩店,当志贵到达时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莫非是神的启示?告诉我不能让Ciel先辈来这里?」
结果志贵和Arcueid约会时不小心让Ciel注意到这间咖哩店,之后会引起大骚动,晚上去时发觉临时休业。(不用说也知道是Ciel干的好事)

Ciel的身份是第七埋葬机关,所谓埋葬机关是基督教中的异端审判机构,退魔组织。实际上权力更胜教会,有把反抗教会的人灭杀的权力,另外若大司教被恶魔凭依,埋葬机关亦有即场将之处决的权力。而埋葬机关七人连一名后备共八人,Ciel排名第七。而Ciel拥有独行的权力,来到志贵居住的这个城市的目的和Arcueid一样,就是消灭Roa。和Arcueid不相同,Ciel的做法比较有计划,Ciel来之前已经预计到Roa转生到远野四季身上,下一个转生目标就是志贵,待Roa转生到志贵身上,便将志贵杀死,这是Ciel和志贵一起的最初始目的,最后却因为和志贵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而下不了手,转而打算向教会求助,寻找令志贵回复正常的方法。

Ciel追杀Roa并非纯粹教会的任务,Ciel本身和Roa有一段渊缘。八年前,身处外国的Ciel和父母一起庆祝十六岁生日,然而原来值得高兴的日子,却是不幸的降临。Ciel成为了Roa的转生体,并在此时表现出来,当Ciel感觉到身体有异样时已经把自己关进房间,可是最后还是被Roa支配,成为了Roa十七世。看到闭门不出的Ciel终于肯出来,高兴的父母马上上前迎接,下一秒却已被Ciel杀死,之后便四出杀人。Ciel暴虐的行为自然惊动到教会和Arcueid,经过连番恶战成功把Roa杀死,而身为Roa转生体的Ciel也是同样的下场。事后尸体由教会所回收,三年后复活过来。

在志贵所就读的学校中并没有Ciel这个人。那么为甚么那么多人认识Ciel呢?那是一种暗示。
志贵和Ciel初次见面时,当Ciel跟志贵说「难道你把我忘了吗?」时,就利用了这种魔术把「这个人叫Ciel,是我的学姐」灌输给志贵。而对于干有彦和其它学生也是同样的做法。除此之外Ciel还懂得很多魔术,例如治愈术、影缝?等。由于曾为Roa的转生体,所以记忆中残留着Roa的魔法知识,实力方面在A级魔术师之上,特别是魔力贮藏量相当高,但Ciel本身则不多使用魔法。

Ciel的主要武器是黑键,属于概念武装。所谓黑键是火葬式典和铁甲作用结合的武器,火葬式典是在武器的刃赋予魔法效果,只要命中对手便可把对手燃烧起来。而铁甲作用则是投掷的技术,拥有将对手轰飞的威力,虽然是剑的形状,但实际并不是剑,而是由魔术所形成。据说Ciel身上携带着二十把以上的黑键。另外就是同属于概念武装的第七圣典,否定轮回转生的武器,利用一角马的角加工制成,可以是书藉的外形,也可以变化为铳型,能把灵魂轰至魂飞魄散,可谓是对无限次转生的Ciel专用武器。而Roa潜伏在志贵身体时,Ciel便拿出了这必杀的武器。

远野秋叶

现时远野家的当主,同时也是16岁的学生。远野志贵的妹妹。受到礼仪和各种知识的教育,几乎整天也困在房中教育教育教育,每天只有半小时的游戏时间,这就是小时候的秋叶。
秋叶本来是没有游玩的时间,只是每次也趁慎久不注意便跑出来,即使一点点也好,争取游玩的时间。志贵的到来可说是一个喜讯-秋叶小时候并没有离开过家,每天也是学习学习学习,自然不会有朋友。而志贵也对她很好,所以秋叶已把志贵当成哥哥看待,而不是养子。但也因为秋叶过于亲近志贵,而令四季产生了嫉妒。

最令秋叶难忘的,莫过于那场令志贵必须寄住有间家的意外。当时四季出现了反转冲动,陷入了疯狂状态, 几乎连秋叶也杀掉,是志贵为秋叶挡住了那一击致命的伤害,实际上那时志贵已经死了,是秋叶把生命的一半分予志贵而令他复活过来,这同时也是志贵经常出现贫血以及秋叶不时身体会剧痛的原因,而秋叶对志贵的爱慕之心也在那时萌芽。

在志贵回到远野家时,秋叶给他的感觉除了是举止优雅、大方得体外,就是满口带刺。虽然是隔了八年,但志贵对现在的秋叶感觉陌生之外,而且也觉得秋叶对他有很多不满。其实那只是秋叶的个性,表面上漠不关心,其实只是没把真正感情表露出来,口里说是要多注意志贵的身体情况,实际为了多些时间和志贵一起而转读志贵的学校,就是秋叶爱的表现之一。在慎久的日记中有一段是写「秋叶的远野之血比四季更浓,而四季则和我相像」,表明慎久是预知到四季很容易出现反转冲动,以及秋叶比四季更适合当远野家的当主。这就能够解释为何志贵取代了四季远野家长男之位,却是由秋叶来继承当主之位。无论是四季少时已出现反转冲动,还是志贵发生意外后的体质不适合当当主,也只是慎久的借口,真正的原因是秋叶比谁的远野之血都浓,比谁都更适合当当主,同时解释到为甚么小时秋叶已经是日夜不停受尽教育,而四季却是经常在嬉戏。

月姬本篇中,秋叶身体剧痛时头发的颜色就会产生变化,渐由黑色转为红色,同时意味着远野之血在骚动着。在琥珀路线中,秋叶杀死四季后受其影响出现了反转冲动,头发转为血红色,正使秋叶对志贵的爱慕跟四季对秋叶的爱一样,在反转冲动后转化为占有欲,也使秋叶对杀人吸血的感觉如上瘾般依依不舍。在慎久的日记中记载「如果秋叶每日所需热量是十,那么她每日所吸收的就只有五、六」,她需要含有高度养份的人血来维持生命,故向来也有饮用琥珀的血,但杀死四季后因得到了Roa的力量而出现了吸血冲动,像吸血鬼般到处狩猎人血。

而秋叶的力量也是相当吓人:「共融」和「略夺」,共融是能将自己的意识渗进能力共有者的意识中,连生命力也能互相转换,这种能力四季本身也有,而因为志贵的性命是秋叶的一部份,故志贵也有这种能力。这就可以得知,志贵所作的杀人梦不是梦,而是同时点四季所作的事,另外志贵和秋叶作了同一个梦是甚么原因了。而在Arcueid路线中,Ciel把被Roa重创、面临死亡的志贵带回远野家,秋叶马上把生命力分予志贵令其回复过来,也是共融的效果。这只是很一般的能力,当然惊人之处是在于「略夺」,「略夺」的作用是以赤发为媒介,夺走其它人的热量,转化为自己的热量,琥珀路线中,最后志贵和秋叶的一战,志贵便是被秋叶的赤发所缠,夺走了热量,导致半身无法动作,而射程距离似乎和视线范围划上等号。据月姬读本说,秋叶的能力是冻结而非灼热。令志贵感到学校周围的温度上升,是因为秋叶处于红赤朱状态。红赤朱并非单指「秋叶变成红发时」的状态,红赤朱的解释大约是,当和自己不同的种族混血,而把沉睡的血完全激发出来便是红赤朱的状态,不是每个人红赤朱状态也会变成红发,而处于红赤朱状态周围会出现如海市蜃楼般的现象,志贵感到温度上升也是这原因。

翡翠

远野家的使用人,和志贵同年,琥珀的双胞胎妹妹。脸上经常保持无表情,对任何事情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和琥珀对比之下感觉更深(其实相比琥珀不变的笑容,翡翠的表情是丰富得多)。在远野家中负责室内的打扫、洗衣服、各个出入口的管理。在志贵回来之后,则兼任照顾志贵。对于异性有极度的洁癖症,据琥珀所说翡翠单是被异性触摸便会呕吐。味觉和一般人不同,而烹调技术也是危险级。

志贵回到远野家时,回想起小时候,除了秋叶外,还有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相当活泼开朗,每天都和志贵一起玩,而另一个则整天都被困在屋中,只能在窗前眺望着志贵们玩乐的情景。志贵从翡翠的冷淡表情判断她是整天在屋中的那个小女孩,而翡翠也没有否认。而在把白色缎带交给翡翠时,翡翠其实没甚么感觉,不过迟纯的志贵并没有发觉。翡翠和琥珀跟志贵同样是慎久收养回来。自志贵小时候发生意外而离开了远野家,翡翠就没再对任何人谈起自己的事。其实志贵回到远野家,翡翠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只是碍于和琥珀同样隐藏着自己真正的身份,所以这份喜悦就只能埋藏心中,改为努力地仕奉志贵。在歌月十夜中更令人感到翡翠和志贵的恋情是一波四折。

志贵回来后的几天回忆起很多以往的事情,也令他渐渐发觉,其实小时和志贵一起玩的女孩是翡翠。小时有一次志贵发高烧,翡翠日夜为志贵看病。当志贵因四季的影响而半身不遂倒在床上,翡翠抵压着自己对异性的恐惧触摸志贵的额头确认其温度时,志贵就对翡翠的手产生了怀念的感觉,不过迟纯得可以的志贵仍然没发觉到甚么。另一个事件是志贵初到远野家时,对于远野家的环境和人都感到害怕,整天都自己关在远野家后方森林中的小屋里,任何人也不见,那时候有个女孩,不断安慰志贵,以及劝导他出来和大家一起玩,而志贵亦听从了她的话,第一次踏出这所小屋。翡翠路线的后期,志贵受四季的影响已经濒死,又对于琥珀和秋叶的对话理解错误,以为秋叶要把他处决,整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任何人也不相见。直到翡翠来敲门,极力劝说志贵开门让她进来,甚至哭了出来,才使志贵回忆起小时候把自己锁在小屋的那一幕,同时令志贵开始了解到,小时候那个和他游玩的女孩,是翡翠而不是琥珀。

翡翠是属于两仪、浅神、巫净、七夜四家退魔一族中的巫净家,巫净家的能力和不像七夜家般必须有血缘关系才得以承继,相反地可以由知识、技术方面教授,但翡翠和琥珀则是因为血缘关系而继承了能力。顾名思义,巫净是巫女一族,
但翡翠和琥珀的母亲则破了禁忌,巫净家因而没落。之后翡翠和琥珀便为慎久所收养。而巫净家所拥有的是感应能力,通过体液交换把自己的体力分与对手作出补给或强化,方法是性行为。

有关「洗脑探侦翡翠」这名词,源自月姬半月版中,翡翠的一句对白「把志贵带到房间」因为误字变成了「把房间带来」,据说后来因某人的超强想象力而发展出洗脑探侦翡翠,连作者奈须亦云:「当面对大困难时,最容易解决的方法就是『把你变成犯人!』

琥珀

翡翠的双胞胎姊姊。无论遇上甚么情况总是充满笑容,给人开朗的形象。负责侍候秋叶,以及料理方面、庭园的打扫。同时也持有药剂师的牌照。不过对于室内打扫却是危险级,似乎专门打破高价的花瓶,不知为何只不过是打扫,连绒毯也会燃烧起来。

当慎久把翡翠和琥珀收养后,实时把琥珀软禁在慎久的房间。慎久当时是明白自己的精神力已经再也撑不下去,随时出现反转冲动,因为他必须强化自己的精神去克制反转冲动。而巫净家的能力正切合慎久的需求。而琥珀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和慎久有个约定,就是慎久随便对她怎样也可以,但不能伤害翡翠。自此琥珀成为了慎久维持精神状况的道具。直到秋叶中学二年级的时候,秋叶知道了琥珀和慎久的关系,向慎久发出投诉,琥珀才得以使用人的身份在远野家工作,但琥珀自身早已起了变化。

琥珀自称为人偶。人偶不是生物,不会有感觉,所以对于慎久的陵辱行动不会感到疼痛和恐怖。虽然琥珀回复自由身(实际上和慎久、四季的关系持续),翡翠应该觉得高兴才是,但她却不敢亲近琥珀。在翡翠眼中,琥珀已不是她熟悉的姐姐了。一切笑容也是虚假、欺骗性的。远野家对外宣告慎久是病死的,事实却是琥珀毒杀而亡的,这是琥珀对远野家复仇的第一步。

其次的目标是四季。四季虽然为慎久所杀,但靠着共融的能力,夺取志贵的生命力而得以保命,其后慎久一直有派人照顾四季,其中一个便是琥珀,琥珀在送饭给四季的时候下药,每天每天的下药,最后终于人格崩坏,在志贵回到远野家那段时期发狂起来。在志贵梦中,那个遭受残暴对待、被视为人偶、貌似翡翠的女孩,正是琥珀。而使志贵深深地怀疑自己是杀人鬼,也是琥珀的麻药所造成。在翡翠路线中,得知四季令志贵受到如此的伤害,秋叶自然是不能容忍,带同琥珀一起捕杀四季。不幸的是,不敌于秋叶而遭受重创的四季转而袭击琥珀,面对着危险琥珀却动也不动,秋叶实时舍命保琥珀,最后虽然志贵杀死了四季,可是秋叶也救不回来。如此正正完成了琥珀对远野家的复仇计划。认为已经没生存意味的琥珀,向志贵解释这一切也是她的计划(虽然秋叶为她而死是意料之外,但终究达到了目的),便取刀自尽,留下了一句「当人偶还是比较好」便离开了世界 。

其实琥珀一直都在扼杀自己的感情,以复仇为大前提的生活着,而能拯救她的,就只有收下了她的白色缎带的志贵。
在琥珀路线中,翡翠一时口疏,让志贵发觉到小时候困在屋中的是琥珀而非翡翠。同时翡翠也表明自己对于这样的琥珀感到十分恐惧。当秋叶杀死了四季,发生了反转冲动时,志贵就下了决心和秋叶对决。在此之前,把白色缎带交还给琥珀,……琥珀流下泪来,那不单是感动的泪,更是把琥珀扼杀多年的感情解放的泪。「虽然身体不自由,但心还是自由的。」

「逃离这里吧,和翡翠一起逃吧,你们已经自由了。」尽管志贵这样说,琥珀还是决定留下来帮助志贵,这个终于记起真正的琥珀的志贵。琥珀不单爱志贵,也爱秋叶,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琥珀,终于能面对着阳光的琥珀。

弓冢五月

志贵的同班同学,不幸的少女。在故事中的戏份满少,性格属文静的一型。

弓冢其实中学时已认识志贵,只是一直和志贵的关系只属一般,志贵甚至不记得弓冢。可是弓冢对志贵的印象却相当深刻。中学时代的弓冢,某次和同学们不慎被关在仓库中。一直也没人发现她,直至志贵发觉到她们,并利用自身的能力从她们黑暗中将之拯救出来。自此弓冢便对志贵产生爱慕之情,由于弓冢本来从没表明过,加上志贵极度迟钝,这种心情就只能一直埋藏心中。
「当我再有困难时,远野同学会再帮助我吗?」弓冢笑着对志贵说。

在故事的第二天,弓冢已经缺席了。当然后来志贵发现她变成了吸血鬼。
但变成吸血鬼的原因则是,第一天的晚上在街道上,弓冢注意到一个貌似远野的人,就追了上去,然后便失踪了。大概已经联想到,那是远野,不过不是远野志贵,而是远野四季。变成了吸血鬼的弓冢,虽然能保留着外貌、记忆,但吸血冲动是无法抑制的,每天晚上都到街上狩猎,这事情被志贵发现了。不过弓冢和四季一样,人类本性无法完全保留,占有欲使她要令志贵也变成吸血鬼,受她控制。

被吸血的人类首先会丧尸化。当人类被吸血后,若死徒将自己的血残留于该人类的身体,那该人类就不会死亡。经过数年的岁月,当脑、肉体还有已经腐败的灵魂已成为「固定」的状态,就会丧尸化,即变成食尸鬼,而被吸血的人类变成食尸鬼的机率是百分之一。为了填补因岁月流逝而逐渐腐烂的身体,他们会捕食其它尸体的肉。当腐坏的肉体以及失去的意志开始复元,就会变成吸血种,更有逃离死徒控制的可能。而弓冢则是因为生来有一定的素质,死后没有变成食尸鬼反而实时以吸血种的姿态活动,脱离了四季的支配,生时的记忆、知识等都保留,这样的情况实是少之有少。

乾 有彥

自小学开始一直和志贵同校,两人交情甚深。虽然口中轻视这份友情,实际上相当重视。

传说中的夜行魔,经常夜游导致上课迟到,不过近日因发生猎奇杀人事件,被姊姊禁止夜游。
小时候双亲意外身亡,和姊姊相依为命,似乎也有和志贵类似的遭遇,所以二人特别投契。
不知何时突然会有出外旅行的想法,经常到国内各地旅游。

似乎和志贵经常弄出大事件来。在歌月十夜中,秋叶所提及志贵去年参加的京都游学团所发生的大骚动,便是有彦和志贵的所作所为。

得知志贵有妹妹并见识了其美貌后,为了讨好秋叶,立即对志贵必恭必敬,并且对秋叶大献殷勤,好现实啊~(汗)

Nrvnqsr Chaos

教会称之为「混沌」的死徒,死徒二十七祖名单中的第十位。原为魔术师,醉心于魔术研究最后成为了死徒。

死徒虽然不会老化也不会因寿命终结而死亡,但为了防止身体劣化而必须不断吸血,又以最容易控制的动物作为填补身体,确保肉体健全,可谓不完全的不老不死。而Nrvnqsr日积月累,到了现在他的体内已容纳了六百六十六头动物的因子,即容纳了六百六十六头动物,除了是身体的一部份,也可将他们放出,以作使魔之用。在搜捕Arcueid时,Nrvnqsr便经常放出黑鸦搜索Arcueid的所在。不过收纳了那么多动物,看来需要补充的能量也相当大的样子,我是这样认为。「混沌」的产生则因为Nrvnqsr的身体含有六百六十六种因子而混浊起来。而且Nrvnqsr已不是单纯地拥有六百六十六头兽,是拥有六百六十六个命,即使取其首级也无法令其死亡,除非说把六百六十六个命全部消灭,但问题是,即使这六百六十六头兽被外被杀,只要回收到Nrvnqsr的体内,又会再以「混沌」的形态稣生。即使连Nrvnqsr也没办法完全掌握这些兽的动向。

志贵曾看到Nrvnqsr的大衣中,并没有轮廓,里面的容量是无限,仿佛宇宙般无边无际,没有方向性,没有意义,故称为「混沌」。在最后一击时Nrvnqsr则表现出何谓六百六十六等于一,那个由六百六十六种因子混合的身体完全表露在外。

Roa

本为教会的人,身为司祭以及在埋葬机关属于高地位的魔术师。八百年前为了追求永恒利用奸计使Arucuid吸了他的血,而成为了死徒。

存在于教会的纪录中,被称为「无限转生者」。执着于灵魂而不重视肉体,拥有无限转生的能力。而在死徒之间则有「蛇」的称呼,因为蛇会脱皮,然后又生出新的皮,这样一直的无限循环,Roa就蛇那样的循环着,故称之为「蛇」。

类似志贵的能力, Roa的眼和直死之魔眼类似,只是他看到的是「生命」,而志贵看到的是「事物的死」,简单来说就是Roa只能看到生物的「线」和「点」,死物则不能。不过Roa在生物上看到的「线」和「点」在志贵是一样的。删减了变为食尸鬼的过程完全受死徒控制的称为死者。

远野 四季(Tohno Shiki)

远野家真正的长男。对秋叶持有执着的爱。

小时发生反转冲动,在远野家中胡乱杀人,欲杀秋叶时被志贵舍命阻止,目击事件的翡翠立即通知慎久,为防止情况恶化,慎久马上执行当主的义务,把四季处决,将之弃于地下室。那时刚好秋叶已利用共融挽回志贵的性命,四季马上从志贵身上夺取生命力,才得以保命。发现此事的慎久并没再次处决四季,反而因为私心留四季一命。

后来一直有派人送药物和食物给四季,除了慎久的近身,一直没人发现四季还生存的事实。
后来则成为了Roa的转生体。在远野家路线中,因四季的意识比起Roa的强,所以面貌还是保持四季,不过得到了Roa的力量和记忆。

四季的能力是「共融」和「不死」。不死并非指不会死亡,是指即使失去了一部份的身体,或是失去了某器官仍然还能生存的能力。但成为吸血鬼的四季已具备回复能力,「不死」可谓无用武之地。

苍崎青子

苍崎橙子(登场于空之境界)的妹妹,现存的四人之魔法使的其中一人。

虽说是魔法使,但同样也使用魔术,对于魔术有天赋之才,实力当然也不容小觑。两姊妹为祖父的遗品而处于对立状态,而青子送给志贵的眼镜,则是橙子用来封印魔眼之用。魔法使、魔术师的组织-协会中的魔法使之一,和教会算是敌对关系,而青子在协会中有「魔术女孩」、「人间火箭发射器」等的称号。

在志贵住院期间,机缘巧合地在青葱的草原上与志贵相遇,以责怪志贵这小伙子埋没在草地中容易因没注意而蹴飞为开场白,二人就此成为了朋友,志贵也毫不隐瞒地把自己的形形式式告诉青子,往后的数天也来陪志贵聊天。因讨厌自己的名字,志贵觉得她是个伟人,便称呼青子为先生。当得知志贵能看到「事物的死」,便把这副不可思议的眼镜送了给志贵,可是自此之后就没再出现在志贵的面前


[ 本帖最后由 花園静马 于 2006-6-12 13:27 编辑 ]

小黑屋|手机版|隣人部

GMT+8, 2020-3-31 08:43 , Processed in 0.71158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